糟糕萌叔

大四汪·忙忙忙·画渣·话唠·约吗

练手·——·二.1

要说起来,胡虚还真是一个挺幸运的人,用专业术语来讲,就是福缘值比常人的都要高。

不仅仅体现在他年岁才刚过百就以修成一介金丹散修,他也有那么几次奇缘获得了一些奇珍异宝,但这次,他面对现状叹了口气,宁愿舍了这次“奇缘”。

他一直都是个顺从本心的人,常常心怀赤诚与怜悯,也很容易因此而纠缠上各种因果,比如这次,看到眼前已成一片废墟的小村子,他细心的察觉到里面有股微弱的力量,沾染着无数阴暗的气息,不时溢出几股杀气。尽管这股力量的来源努力去收敛,也无法彻底掩盖。

不管怎么说,胡虚还真就不能这么坐视不管下去了。胡虚再一次听从了自己的心意,神念一动,大致确定了那股力量的所在,一边想要获得对方更清晰的方位,另一边,胡虚放出一缕神念,仔细搜查整个已成废墟的村子里的情况,以期发现逃过一劫的幸存者。

还有三个人。

对方此时也发现了胡虚的存在,迅速开始跑路,但胡虚又怎么会让对方如此轻易的逃脱?他已探明对方仅仅是个筑基前期修士,自己已是金丹后期,光论修为,自己整整比对方高了一个大境界,不过对方道法诡异,这让胡虚也谨慎了起来。

碰面!胡虚是以阵法入道,一只手随手捏了个法诀,调动风力元素使自己速度提了上来,另外一只手也不闲着,画了一个小阵法,却是个追踪敌手用的,以保证自己牢牢掌握对方的位置,还能探明自己与对方间的环境。

如此一来,即使对方较自己更为熟悉这村子的地形,自己也没有差上多少,再加上修为上的压制,胡虚却是轻松追上了对方飘忽诡异的步伐。

对方此时也注意到胡虚已追上他的身影,便干脆停了下来,普通而平板的声音自黑影中传来,他道,

“这位道友,在下与你未曾相识,为何直追在下不放呢?”

黑影出声时并非没有其他动作,他对胡虚这个突然出现的陌生人始终保持警惕,藏在黑影下的手捏了一个法诀,随时打算趁情况不对便迅速攻击对方为自己逃脱争取时间,他也清楚,对方的修为是确确实实比他高了一个境界,已是金丹期顶峰,而自己只不过刚刚筑基成功而已。

胡虚老好人般笑了笑,嘴里答着话,手下动作却也毫不含糊,并在背后的手指灵活翻转间又是画好了一个阵法,然后也不急着放出,只牢牢掌控在手中,以不变待万变。

“呵呵,这里也只是偶然路过罢了,瞧此地突然现有异相,便十分好奇,也是有缘,凑巧与道友相遇了。只是不知这位道友,可对这异象有何了解?”

黑影暗暗皱眉,这看起来可不像是得了暗示不管此后随即走人的人了,但自己想离开,也不是不可能的事。

于是黑影突然扔出一道黑色光影,毫无征兆的直接扭头窜了出去。他已侦查好了地形,对方现在在自己的东北方,自己则直直冲向西边,他需要借着村子房屋的位置完成几次变向,出了村子再往北边跑去,那里有一片不小的树林,继续往北便是入了山,对方只要入了树林 就再也不能轻易追上自己了,他还是对自己的速度挺有自信的,即使是筑基前期,对上对方这个金丹后期,也能顺利逃脱!毕竟对方看起来不像剑修,也不像武修,看起来攻击力并不很高的样子,脚下隐隐有风象元素波动,但周身并无风象异动,他可能只是暂时借用了风象元素,当然,还有可能对方修为太高,对灵力控制精妙。除此之外,对方就很有可能是阵修了,在金丹期这个层次,攻击力却是又要降下一降了。

任脑海中想法千回百转,黑影的速度倒并没有下降,灵活的身影再次化为一抹乌光,左突右闪,借着地理优势硬生生把两人间距离扯开许多。

只是,无用!

胡虚淡然一笑,轻易躲过黑影扔出的小小障碍,早已准备好的阵法在手中蓄势待发,手指在虚空中只轻轻一点,那阵法便飞速脱离胡虚的限制冲向那抹乌光。阵法本是极小的一层图的模样,接触了乌光落地后,竟猛的涨大,灵力构筑的符文线条如呼吸般明明灭灭,在地上铺开来,待伸展到一定大小,阵中出现了数百股龙形水流,喧嚣而上,齐齐拦住乌光,百龙缠身,迫使对方现出身形。

早在黑影一开始尚未碰面就先逃跑的时候,胡虚就已经想好了碰面后使用这个阵法了,虽然后来赶上了对方,还有了一番交谈,但对方想要把逃跑作为第一要务的心理已经展现出来了,于是胡虚大胆猜测对方在谈崩后一定不是先攻击,而是先跑!

现在看来,事实与自己的判断倒并无多大差别,碍于实力差异太大,黑影也只是用个小法术阻上自己一阻,最主要的动作还是逃跑,而且这个需要略耗些时间准备的百龙流水阵也准确的发挥出了该有的作用。

趁黑影还在与水流纠缠无暇跑路,胡虚施施然取出自己的高级法器——困灵索。

这件高级法器也是胡虚机缘巧合下得来的,目前修为金丹后期的自己操控起来也是十分拿手的,用此物困住元婴期以下的修士成功率还是十分高的,而且令人难以脱困,对胡虚而言是件十分适合他的法器。毕竟许多阵法虽然道法精妙威力巨大,但基本都限于无法自如移动,面对一些机动性特别高的修士的对决,胡虚这样的阵修几乎是毫无还手之力。

面前的黑影,才刚刚挣脱了水流的纠缠艰难的踏出百龙流水阵,就被那根在半空中晃晃悠悠看起来毫无威胁性的金绳缠住了身。

黑影试图挣脱,无果,便尝试再次运转功法继续跑路,可这次灵力却如石沉大海,毫无反应。怎么会?!

黑影明白过来,这金绳不仅限制了他的行动,还限制了他的灵力运转!不,自己凝聚起来的灵力全部都流入了这金绳中去了!他已经感受到原本松紧正好包裹住他身形的金绳又勒紧了几分。

不能再轻易动用灵力了!

黑影心中一片懊恼,脚下倒也一直没停,只是这点脚程,胡虚倒还是跟得上的。

胡虚再次拿出一件武器。这件武器倒是有些寻常了,一根百年玄铁炼制而成的长棍。其中掺有少量沉云精魄,使得这件武器更加坚固,不会被轻易折断。

黑影扭过头来一看,当即想要吐出一口精血。这阵修想要干嘛?!

胡虚笑呵呵的脸上没有半点不好意思,他一个提速冲到黑影背后,手中的长棍毫不含糊的直接抡向对方的后颈,黑影含恨倒下,一双因愤怒而晶晶亮的黑瞳充满了不屈,他不能容忍自己以这样的方式倒在一名阵修的脚下!为什么不按常理对决呢?!

被怀疑自己是否真的是个阵修的胡虚倒是全然不在意自己关键时刻走了武修套路有什么不对,在他看来,只要达到了预期目标,过程有点小瑕疵是无所谓的,而且自己给对方一条活路没有直接下杀手已经是很给对方面子了。想到这里,胡虚眯了眯眼,想起对方倒下时那双黑白分明的眼睛。

对了,还不知道这人叫什么呢。

胡虚也没太在意,直接把人重新塞进了自己唯一的一件法宝中。自带空间的高级法宝——灵隐珠。奈何胡虚本人修为的确不算高,无法驾驭此件宝物,但他还是能使用其中部分功能的,比如存储功能。即使是活物,也能塞进去,而且自由度将会受到大大限制,只要对方修为不会高于自己太多,逃出生天的可能性已经不用考虑了。

处置好对方,胡虚重新放出神念,轻易捕捉到先前了解到的三个幸存者的气息,便先去了离自己最近的那个人的所在,接近后,发现是一所小院,院里右手边是厨房,门口倒下一位精壮的汉子,可惜,已经去世了。正屋旁的侧室里有一位老妇人,同样已撒手人寰。

胡虚暗自皱眉,这一个小村落,大致有几十号人口,如今只剩三人,罪魁祸首便是在他的法宝里依然昏迷的黑影。直面这一惨状,使胡虚无形中对黑影的厌恶感又上升了许多。

先前神念所探得的生气便在这小院里,胡虚循着这股生气的引导,绕过了地上的精壮汉子,踏入小小的厨房中。眼光四下里一扫,并无人影。

想来也是,太显眼了怕是早就被杀害了,对方肯定是藏起来了。胡虚摇摇头,说不得心中猜测这幸存者藏起来逃过了一劫而同院的他人却都死亡带给他的是怎样的感受,未见其人,胡虚就隐隐有些排斥这人了,先入为主的观念,就是觉得对方太自私了。

找到此人藏身处并不难,胡虚只是略略一扫,便看到地上有一块地方与其他有些不同。

沉重的水缸应是很少搬动移位的,底部必会堆积有灰尘,切难以打扫,会有些尘土藏在缸底的缝隙中,而此间厨房的水缸底部,却是没有这样堆积的灰尘,是不久前刚挪过的。

胡虚走至水缸背后,发现了那块还留有指印的石板。

只是打开石板一看,纵是胡虚,也忍不住惊讶。居然是个才几岁大的娃娃!胡虚神念一动,门口死去的壮汉,形象却是突然高大了起来。

面对惊魂未定的小孩,胡虚强行喂给他一枚清神安魂丹,把他从地洞中拉出来,带到了厨房外。小孩一看地上躺着的壮汉,泪水喷涌而出!

“二伯!!!!!!!!”稚嫩的嗓音尖利,似是能划破任何一个人柔软的心脏,小孩哭得上气不接下气,但在吃下的清神安魂丹的作用下,小孩并没有神智破灭,虽然悲忸,但不至于伤神。

胡虚静静看了会儿,确定小孩的状态虽然不太好,但不会出什么大事后,就移动身形寻另两人下落去了。

那两人却也都是孩童大小,恰是一对双胞胎,在察觉到有危险时十分机警的藏身在家旁边一个废弃的小塘里,兄弟俩水性都是极好的,匿在塘子里,靠着两节短短的麦秆硬是撑到这场灾难结束。也是注意到胡虚并无恶意后才放松下来。原来这两人早前无父无母,另外在这绿林村并没有什么亲属,反而因为被认为是外乡人的遗子而待遇一般,虽说没有为难,但对两个年幼的孩子来说,这处境十分艰难,且令人难堪。两个孩子因此而早早独立,聪慧的洞悉许多人情世故,虽尚且稚嫩,比起寻常家的孩子来说,他们已十分早熟了。

兄弟俩跟在胡虚身后,一路看来也是心惊胆战,年幼的弟弟时安然攥紧了哥哥时平然的手,身子也与哥哥紧紧挨在一起,两人并未出声,只有粗重的喘息揭示了两人内心并不平静的事实。

胡虚心中一叹,却并没有杀了那黑影的打算,他想把这个问题留给这三个小孩,看看他们的决定,这一刻,胡虚并没有再将他们当做小孩,经此事故,孩子们也被迫成长了不少,他想尊重这些孩子的意见。

一路不停,胡虚与时平然,时安然两兄弟回到了卢青阳这里,看卢青阳情绪已逐渐稳定,便把他们三人带到了灵隐珠的空间里,特意与那黑影隔开。

简单介绍了下自己是谁,胡虚便静静听这三人说话,开头还有些拘谨,说话也不利索,甚至语序毫无逻辑可言,但慢慢的,三人稳定了下来,说话也逐渐的有条有理,互相认识了,但毕竟时日已不同以往,三人此时并没有初识伙伴的愉悦兴奋,只是同是幸存者罢了,最后还是渐渐冷了下来。

这时,胡虚把黑影从空间另一端拉了过来,三人互相看了几眼,迅速明白了这黑影是何人,心中涌起不同程度的仇恨感。

“现在,他由你们随意处置了。”

胡虚负手而立,神情淡淡。



——未完待续

困困困困困
每次码这章的时候都困到不能行_(:з)∠)_
写了三次终于把这章解决了
说实话这章也没写完...接下来补√
今天就先这样吧_(:з)∠)_
晚安安安安哒哒哒


我我我我我改了...感谢基友的科普..对修真知识了解实在太少一上来就犯了好多错orz幸好提前标明练手(并不

评论(17)

热度(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