糟糕萌叔

大四汪·忙忙忙·画渣·话唠·约吗

啊?

_谷嘉回头轻笑道,“你看这汝城,美不美?”


_怎么可能不美?这里处于南北贸易往来的一条要道上,作为一个重要枢纽,不仅商业发达,周遭农业亦是,且不少王孙侯爷也在此地建有大大小小的府邸,即使比不得首都城翊城排位后的华城,也能紧咬其后,在余荣王朝大大小小的城池里排第三了。


_正值初夏,不少人已换上更加清凉的夏装,色彩各异,衣物上的纹样繁杂,竟是少有重复。道路两边栽有绿树,叶片宽大肥厚,倒也挡住不少午后炽烈的阳光。


_坊内,各种货铺商人,规规矩矩的在屋内吆喝招引客人贩卖物品,引得无数路人进店细细赏看,还有那茶肆酒楼,安排一两门童,皆是笑脸迎人。


_身后少女一脸懵懂,眼神却是亮的惊人。谷嘉见状,也只是又看向前方,低不可闻的叹气。


_想自己好歹也在江湖上浪迹了七年,对此时此刻遇到的状况却是一点经验也无。


_遭遇从乱石坡中滚落的少女,怜悯心起救下,却发现少女似乎大有来头。穿着普通的粗布衣裳,款式简单,没有多余的纹样。


_不过要知道,余荣王朝几乎所有女人可都有着不俗的审美与绣工,平时最爱攀比的不是其他,而是身上衣服的款式与布料上自己亲手绣上的花纹,哪怕是未出阁的女娃,也会点简单的刺绣的。这种爱好,不止大家王妃贵妇有,寻常百姓家的妇人下人也会绣点简单新奇的花草于衣领袖口的。


_若仅仅是件衣裳倒也没什么,面容姣好却鲜有表情的少女竟口不能言,这倒令人惋惜了,而且,谷嘉怀疑少女是被人圈养在人迹稀少的深山老林里的。这样也就能解释为什么少女穿着旧式衣裳,对一切都感到新鲜了。


_十年后。


_“谷嘉,谷嘉!”


_“怎么了?”


_“不知道。作者太蠢时间又隔得太久不知道该写什么了。”


_“哦。”


评论(1)

热度(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