糟糕萌叔

大四汪·忙忙忙·画渣·话唠·约吗

反正就是个脑洞(五)

这世界不再有我。

当桑弥听完面前人话说完时,她面无表情的点头,示意自己明白了。

嗯,不过是从头再来罢了。

结束这一段人生,踏上下一段旅途。



森明——桑弥的操作者——愤怒的咆哮出声“嗷——————凭什么!!!!!”

结果是引来了三位室友从不同方位扔来的枕头*3。

被砸中的森明迅速萎了,在枕头堆中凄凄惨惨戚戚的看着自己苦练三个月才满级又练了两个月经营的游戏角色在NPC义正言辞的表态中被分解,所有数据化为乌有。就在几分钟前,森明的桑弥被删除了。

咳,虽然是被迫删除角色,但真要说起来嘛,那也是森明自己作。

每天在平常对话以语音为主的大型网络在线游戏里带着变声器玩人妖号,骗金币骗装备骗感情,偏偏又是一副高冷的御姐样,让人赶着趟求骗,森明表示人生快哉!

但实际生活中的森明是某二本大学某普通专业的某雄性屌丝大二学生。

高冷女王胸大腰细鹅蛋脸?琼鼻樱唇一点点?美目流转望不着边?

呵,别闹了,这里只有一个屌丝罢了。

过肩头发懒得剪,黑框眼镜装逼款,万年一身淘宝衫,油光满面死鱼眼。

喜大普奔,游戏里呼风唤雨人捧着追着爱着的高冷女王被人肉了。

轮!

必须轮!

激愤的群众们表示爱过,但就算如此也绝不能放过!于是高高瘦瘦唯胸臀有肉的女法师被人轮啊轮轮到了一级,装备基本被爆光,只剩下穿着新手装备娇娇弱弱的小法师一个。

呸!

不解气!

群众们表示不能放过这个女法师,必须删号!

森明怒了,被百八十人追着打轮回一级还能忍,不就是在练两个月的级嘛,这号毕竟也是自己倾灌了感情的,哪怕此时已成了过街耗子人喊人打,也不舍得放弃,可是...

游戏里站在尸体边白衣如雪的冰法一脸淡漠,即使森明清楚那不过是系统设置的常态表情,也恨的牙痒痒。那冰法是桑弥的前前任相公,顺带一提,桑弥结过四次婚,第五次快结婚时准相公一时心急提前人肉了森明知道了他所在的大学并通过平日里各种细碎的消息,发现了桑弥就是森明,女王其实是个屌丝,气急攻心忙上论坛公告天下——后面的就不需多言了。

冰法干净的嗓音在当前冰雪飞扬的场景响起,

“删号。”

“... ... ”

“我去找你,到时候就不只是删号了。”

“... ...”卧槽算你狠!

森明二话不说立即返回角色选择界面,眼一闭,点了删除角色,在半夜里哀嚎被同在打游戏的三位室友袭击。

妈蛋老子要重新建个号!谁他喵的打击自己最恨他就去报复谁!然后刚啵儿起不到三秒就又萎了下去。他自己也知道是自己骗人在先人家是来报复自己来着。

那也不能忍!谁能知道自己对这个女法师号付出了多少心血!

嗯,没人知道。只有森明自己明白。

但是这种为了更真实的伪装成妹子而不停的问度娘查谷哥甚至尾随校园学姐学妹偷听妹子谈话的经历...森明想说你们造他有多努力吗?!

骗金币?那是夫妻共同财产!甚至他只用了自己捐出的那部分!而且还没用完!

骗装备?那是对方送给自己的!自己不好意思收还花了两个星期时间瞒着对方狂刷某个副本快刷到吐刷出一把更好的武器送给了对方!

骗感情?呵呵。

高冷?一开始森明不敢说话呀!心觉对女性了解还不够多干脆少说少错,后来对女性的了解多了只因为先前对他人留下的印象深了干脆就没变太多。

女王?森明自己一个大老爷们虽然装得了妹子但不怎么乐意装小白,平时洒脱率性多了到了游戏里也习惯了使用陈述句或祈使句,他也不清楚别人是怎么想的要叫他女王啊!

森明撇去杂七杂八的乱想,重新创建了一个角色,等到确定进入游戏看着屏幕下方的进度条时才想到,啊,又创了个女号呢。

森明仰面躺倒在枕头堆里。

寝室里三个牲口敏锐的注意到森明的动作,齐齐开口,

“小明把我枕头还给我!”

“嗷——————不干了!”

隔壁的汉子们愤怒的敲墙,够了啊喂!嗷一声不够嗷两声是想找操么!

游戏里一直守着女法师尸体的冰法看着尸体渐渐退隐消失,操作鼠标拉开了人物好友栏,好友里面的女法师已经不见了。冰法微微眯眼,感到有点可惜。

不过没关系,反正自己已经知道了对方的所在坐标,恰好同城,循着信息也是能找到“桑弥”他本人的。

他可没说对方删号了就不去找他的。

评论(6)

热度(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