糟糕萌叔

大四汪·忙忙忙·画渣·话唠·约吗

练手·——·一

绿林村里,几家炊烟袅袅,浑身肌肉的汉子在村边田里挥洒汗水,粗布麻裙的妇人围坐一团编织竹篾,三五儿童尚穿着布兜光着腚,就跑在一团嬉笑玩耍,满头白发的老人坐在小院里晒太阳,一排平和景象。

卢二勇穿着一身短打,扭动腰肢抡起手臂,将铁锄砸入脚下的泥土中,随即顺势一拉,带动锄后的泥土,然后举起铁锄又是一击。

在这样的动作挥舞中,卢二勇早已汗流浃背,粗糙的麻布汗津津的贴合着卢二勇健壮的身体,让卢二勇有种错觉,背上不仅仅承受了太阳的万丈光芒,还有其他的东西令人如芒刺在背。卢二勇没有回头看,他知道背后除了几个编织篾的妇人便没有其他,可这更令他奇怪,久而久之,干脆不再去想,反而更专心于眼下的事情,锄地。

过了正午,卢二勇才停下手中的锄头,再一次抹了抹脸上的汗,看了眼一个上午的成果。毕竟是自己一个人,力量始终太过薄弱,家里的田地也只翻了十之一二,这还是自己一个上午不停劳作的成果。也罢,这几天多辛苦辛苦,赶紧赶上大家伙的步子把粮食种子种下去,毕竟时间不等人,再过一阵子播种的时期便过了。

卢二勇喘了口气,拎起锄头慢慢返回田边,拎起早晨放下的葫芦水壶,拔了塞子边走边慢慢喝,想着回家该给孩子做点什么吃的。

实际上,那孩子并不是卢二勇的亲生孩子,而是已故的大哥的遗子,因为大哥和嫂嫂双双因故去世,留下的孩子便由自己和家中老母一同照料。而说是一同照料,母亲也是疾病缠身已久,无法下榻,全凭自己一人辛苦罢了,不过卢二勇对此毫无怨言。照料家中老人,尽孝道是本分内的事,而孩子即是大哥的孩子,那自己也有义务去抚养他,并没有什么不对。

可刚走到村里,卢二勇就意识到有什么不一样了。回到家中走至厨房,卢二勇定睛一瞧,果然如此。

小小的孩子还没有灶台高,就已经会点火烧柴了,拉来一个小板凳踩在脚下,手拿大铲做起饭来也是有模有样。

卢二勇欣慰一笑,走近孩子身旁,大手拍拍他的头,称赞道,

“阳阳,干的真好!”

卢青阳瞪大一双大眼睛,喜滋滋的笑了,即使双眼被烟火熏出泪花,但得到了二伯的称赞,还是让幼小的孩子忘记了不适,露出笑容。

“好了,既然伯伯我回来了,剩下的由我来做吧!”卢二勇拉着卢青阳下了小板凳,任由他在一边看,自己接手了剩下的工作。

然而在这温馨一刻,异象突生!

村里传来了一声刺耳的尖叫,随后又是好几声哀鸣,卢二勇敏锐的听出,都是村人的声音!

到底发生了什么?!

卢二勇来不及细想,全因脑海里一种玄而又玄的直觉传来的弄弄危机感,他随手抓起一旁不知所措的卢青阳,迅速单手挪开墙角的一口大水缸,露出水缸下的一块石板。卢二勇挪开石板,小心翼翼的把卢青阳放进石板下的一方小空间内。这种地洞几乎家家户户都有,用来放一些重要的物品,或者如现下这般让人藏入以躲避灾难。

卢秦阳似是也察觉到了什么,他闭紧嘴巴不哭不闹,只是睁大了那双懵懂的双眼,紧紧盯着卢二勇,一只小手拉着卢二勇的手指,表达自己的不安。

卢二勇见势心中一紧,却还是狠下心来,尽量放柔了目光,对卢青阳说到,

“青阳,无论外面发生了什么,不要出来,知道吗?不要发出任何声音!等我... ...”话还没说完,外面又是传来一声凄厉的尖叫。这声音已经离二人十分近了。

卢二勇立即改口,

“不,不必等我,你自己一定记得护住自己的安全!不到最后一刻,不要出来!”

卢二勇说完便将石板推回原处,又将水缸挪好掩住石板且留下空间保证石板能从内部打开。卢二勇快步奔回主屋,他可没忘记,他的母亲还躺在床塌上呢!

只是他才刚出了厨房,眼角就撇到一抹乌光自院门口一闪而过。卢二勇警惕的四下连扫,那乌光却似全然没有出现过般不见了。卢二勇心知那不可能,村中的动乱很有可能就与此有关,他更加细致的观察周围,自身也不敢乱动,以防不测。

然而一切都是无用功。

猛的,卢二勇察觉到脖颈间有些许凉意,等卢二勇意识到了什么时,他已经倒地不起了。他最终都不知道那抹乌光到底是什么,也不清楚他的母亲怎样了,更不知道卢青阳有没有得到安全。

一切都结束了。

死亡带走了一切。


——未完待续

大概是个中篇的文,题材为修真,到目前一点都看不出来是吧我造(扶墙
这个是个练手,以前从未写过这种题材,看的也少,可以想象如果日后我坚持下去了那么我该查资料查到吐魂的样子了...
身为一个文渣,也希望借此机会能磨练下自己的能力了(虽然能坚持下去的可能性不大...
话说目前仍处于没大纲没存稿的阶段,想到哪(那句)写到哪(那句)...
顶多有些梗吧_(:з)∠)_
那么加油了!

评论(2)

热度(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