糟糕萌叔

大四汪·忙忙忙·画渣·话唠·约吗

反正就是个脑洞(一)



作为一支康乃馨,它算不得多美。
野生野长,肆意妄为,多余的枝条奔放得简直让人忍不住别过眼去,即使它花瓣很美,柔软的黄里透过鲜艳的红,像是鲜血般从深处渗出。

园丁挑过这一支康乃馨时也不由得皱了皱眉,但奈何小少爷就在不远处坐着,悠哉悠哉的喝茶吃点心,还不时瞧过来几眼,园丁都想对旁边一起工作的搭档吐槽了。

坐在精致藤椅上的小少爷手指上滴溜溜的转着精美的小茶杯,金发碧眼,幼嫩的朱唇红润而富有光泽,卷翘的睫毛忽闪忽闪,是个会让人忍不住大呼“好可爱”的小正太,至于本性如何,对不起,这是一个看脸的社会[文风帅不过三秒]。

此时小少爷已注意到一直有条不紊的园丁已经对手中的康乃馨发呆了好几秒。他眯眼瞧了瞧那支康乃馨,脆生生的声音响起。

“喂,把你手里的康乃馨给我,”园丁有些楞,回过神迅速起身。“还有,再给我把剪刀。”

“是,小少爷。”园丁从旁边的工具箱里重新拿了把干净的细长剪刀,与手中的花一起递给了小少爷。

小少爷接过,一脸愉悦的对着手里的康乃馨左看右看,又离远了拿着剪刀上下比划,最后很有型的修剪了起来,只是成果嘛,咳,不看也罢。

小少爷毫不在意,随手把剪刀放在面前的小圆桌上,也不管刀身是否压到了美味的小点心。接着小手一挥,把小圆桌上装饰用的花卉一手拔出花瓶后扔掉,再把勉强称得上修剪过的康乃馨插了进去。

可怜的康乃馨晃了晃,才静止。

小少爷勾起唇角,对自己的杰作很满意。一边看到了全过程的园丁与仆人,都默不作声的在小少爷眼光扫到自己时眼观鼻鼻观心。

小少爷这才注意到桌面上摆着的小点心已经不能吃了,精巧的眉头一蹙,不满的让仆人重换。

傍晚。

小少爷把装着康乃馨的花瓶摆在了窗台,柔软白皙的手指顺着叶子背面摸了摸,就不再管它,上床睡觉。

夜里,被放在窗台的康乃馨动了动,叶片像是在害怕一样瑟瑟发抖,整株康乃馨在月光的照耀下逐渐发光,那光芒越来越盛,却对被厚厚床幔护着的小少爷毫无影响,小少爷平缓的呼吸着,对床慢另一边的奇艺现象一无所知。

光团里出现了一个人,准确的说,那是个男人。他身上穿着不知是何物制成的墨绿色衣服,样式奇怪,甚至是破破烂烂,蜜色的躯体在衣物好不负责的遮挡下若隐若现,甚至好带着伤口。或大或小的伤处,鲜血争先恐后的涌出身体。
但最为奇特的是他的头发,半长的头发十分蓬松,发根是鲜艳的红,发梢是温暖的黄。连他湿润的眸子也是,一圈耀眼的暖黄深处,是一抹妖冶的鲜红。

[作者我胳膊酸了我决定烂尾][本来也没想好好写][这奇奇怪怪的文风写起来不够带感下次换]

这个突然出现的男子邪魅一笑镇定的走向屋子中央的大床,他伸出纤长且骨节分明的手,平静的撩起了床幔,看到了那个睡颜如天使般可爱的小少爷,缓缓弯下身躯,形状姣好的双唇准确的吻上了身下人的朱唇。然后化作光点消散,唯有脸上的伤口处流下的一滴血珠,滴落在小少爷的眼下。

小少爷恍然不觉,咂了咂嘴,平稳的呼吸没有被扰乱分毫。

那血珠化作小少爷脸上的一颗红痣。

然后小少爷某一天脸疼疼疼疼疼死了。

完。

对不起写不下去了胳膊酸_(:з)∠)_
woc文风突然💩[大变]_(:з)∠)_
跟一开始的脑洞发展不一样啊喂_(:з)∠)_
写着写着就_(:з)∠)_
咳,就这么完了吧_(:з)∠)_

评论(4)

热度(2)